瓦房店资讯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义乌租车跑滴滴去哪租车(贺朋)“女代驾?”谁说女子不如男

时间:2021-02-23 06:02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瓦房店资讯网
“女代驾?”谁说女子不如男 有这样一群人,每当夜晚,他们习惯在城市中穿梭,出没于夜店、酒吧、KTV等***所,目的并不是为了寻求酒精的刺激,而是为了肩上扛着的生活。他们是代驾。作为一个男性从业者占比远远大于女性的行业,全国女代驾的数量只有1%左右

“女代驾 ,”谁说女子不如男

有这样一群人,每当夜晚,他们习惯在城市中穿梭,出没于夜店、酒吧、KTV等***所,目的并不是为了寻求酒精的刺激,而是为了肩上扛着的生活。他们是代驾。作为一个男性从业者占比远远大于女性的行业,全国女代驾的数量只有1%左右。而这1%的女性在代驾过程中遇到的乘客大约90%都是男性。因为工作性质的特殊,她们不得不在深夜独自出行,去接触醉酒的乘客与陌生的夜路。另一方面,她们通常也会在狭小的车内看见醉酒后的人们最真实的一面。她们像一群城市午夜的“摆渡人”,守护着每一单乘客的安全。中国新闻周刊“有意思TV”拍摄了三位北京女代驾司机,真实记录了女代驾们的夜行生活。点开视频,了解这群“午夜摆渡人”背后的故事。我不是“另类”日夜颠倒的作息是成为代驾的第一个考验。每晚八点,44岁的张帅在照看孩子上床睡觉之后,穿上一身反光工作服,便从北五环的家中出发接单。代驾的客户多数是喝酒之后无法驾驶车辆的人,随着“喝酒不开车”观念逐渐成为思维定式,代驾行业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。但一个很难避免的现象是,酒后叫代驾的乘客往往情绪会随着酒精的扩散逐渐放大。

“女代驾,”几乎所有乘客见到张帅的第一面都会带着吃惊的表情问这样一句话。很多乘客可能是第一次遇到女代驾,但是对于张帅来说每天至少都会重复数十次这样打招呼的方式。这种对身份的好奇在女代驾群体中每天都在上演。大大咧咧的北京女孩马艳菲,由于自身的声线较为浑厚,打电话时常被乘客误以为是男性,直到见到她本人,这种吃惊则表现得更为强烈。有说话冲的乘客,在酒精的作用下,上来就是一句:“你能开我这车吗,”马艳菲回忆曾经她遇到过一个劳斯莱斯的车主,在电话沟通过后,车主认为女代驾开不了劳斯莱斯。听到别人对自己的业务能力产生质疑,马艳菲在心里和车主较起劲来,坚持自己能开劳斯莱斯,并最终通过驾驶技术证明了自己。胆量对于女代驾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东西,除了敢于驾驶豪车,也要敢于面对未知的夜路。张帅回忆自己离“危险”最近的一次是在她骑行共享单车时,曾经遇到过一个醉酒的“赤膊大汉”,他在距离张帅还有10米左右的时候便开始紧追不舍。张帅察觉到危险,疯狂地蹬着自行车的脚踏板,最终甩掉了那名醉酒大汉。但张帅认为,自己在同龄女性中还是属于胆大的。每当有人问起她是否害怕那些醉酒乘客,她总是笑笑,“我这练过,要不敢晚上出来干代驾,”随着平台实时位置保护、行程录音、反昏厥预警系统、紧急求助等安全保障措施的不断完善,代驾夜间出行的风险大幅度降低,这也成为了张帅能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。深夜的车内,在酒精的作用下,CEO、白领、律师等等形形色色的人都会脱下在社会中的面具,和偶然相遇,而且这辈子可能只有这一次会面的女代驾,分享他们的所见所闻、价值观甚至人生烦恼。公司争斗、阿谀奉承、情人、夫妻矛盾……女代驾们看到听到很多人性的复杂。每当这时候,张帅总是静静地听着,心里感慨一下:幸亏自己做的是代驾,又自由又关系简单。生存之选有些喜欢聊天的乘客,通常会问张帅的爱人在做什么。她理解客人的好奇:一个女人大半夜出来给陌生人开车,她的爱人不担心吗 ,

有时她会解释,更多时候就一笑了之。很多女代驾刚开始从事这个行业时,多是瞒着家里长辈。在女代驾的微信群里,会分享她们在代驾过程中遇到的酸甜苦辣,但不会说自己的家长里短,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明白,能做女代驾的,家里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状况。两年前张帅和丈夫离婚了。张帅骨子里一直是一个十分要强的女性,结婚让她最遗憾的,就是从一名经济独立的创业女性变成了家庭主妇。离婚之后,没了经济来源的她走到了人生的最低谷,一瞬间,孩子,老人,生活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她一个人身上。就在最绝望的时候,偶然在一次帮朋友叫代驾的过程中,事情出现了转机,她意识到自己不是还会开车,为什么不去试试代驾行业呢,为了养家,张帅加入到滴滴代驾,慢慢地走出了人生低谷。而对于51岁的东北大姐胡彦平来说,加入到代驾,是她在人生归零之后的一次选择。“听过这话吧,90年代初万元户就算富家,我家已经有十二三万了。”谈到自己原来家庭条件的时候,从商多年的胡彦平脸上掺杂着好几种情绪。1998年,胡彦平从黑龙江来到了北京。凭借着家里不错的条件,她在北京西单租赁了120多家柜台,开始了她经商的道路。正当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,一场商场的大风暴,她120多家店全部血本无归。她带着自己的女儿,全身上下加起来不到600块钱。生活给胡彦平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。但这个玩笑并没有就此收手,胡彦平老公查出了胃癌,三个月后,癌细胞扩散去世了。胡彦平与女儿经历了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一段时间。但生活还是得继续下去。2015年开始出现的代驾行业,对于当时的胡彦平来说,无疑是一根救命稻草。此后家庭的情况慢慢好转,直到今天胡彦平已经代驾了6366单。当我们问到马艳菲为什么会选择做代驾时,结果有点出乎意料,她说自己喜欢遇见不同的人,正因如此自己会有时和乘客之间产生一种相互倾诉的感觉。“如果说我有一天不干代驾了,我可能会做个心理咨询师吧。”马艳菲打趣道。当乘客倾诉的时候,她都会通过自己的方式去安抚乘客,久而久之,马艳菲觉得自己做这件事挺有价值感的。因为在这个时候她感觉,她接触的都是最真实的人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